因为有时候要跟其他合作单位谈判

2021-07-18 10:56

每年的春季都是饭店招聘服务员的旺季,但是记者在走访饭店时发现,一直贴在饭店门前的招聘广告都已经不见了,一家饭店经理表示,“以前是缺服务员,现在饭店生意不好,都在裁人,不可能再招人。”

“以前鸿翔路两侧的饭店一家挨着一家,而且大部分都是相对高档的饭店,很少有普通老百姓进去用餐,现在已经变了很多,饭店档次明显下来了,饭店数量也比原先少了很多,去吃饭的人也明显少了。”住在鸿翔路附近的市民李先生说,特别是春节过后,来鸿翔路吃饭的“车”和人明显变少,昔日的“吃喝一条街”已风光不再。

在饭店的海水池内,有四只从美国运来的龙虾,每只两斤多重,负责打捞这些海鲜的服务员告诉记者,“要是以前,一个池子装七八十斤龙虾,半个月就卖没了,可是这四只龙虾已经在池子里养一个多月了,也没人点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卖出去呢!”

尽管4月5日是周末,哈市节假日的休息时间,但是鸿翔路两侧的车辆和行人明显不多,与昔日的繁华相比,确实显得有些冷清。

在华山路旁的悦海堂饭店,楼层经理告诉记者,“饭店经营状况不景气,你一眼就能看到,根本没什么人,一天也就十多个包房有客人,大部分包房都闲置着,客人不来,我们饭店也没有办法。”

在正阳楼饭店门前,记者看到,偌大的停车场上只停放着七八辆车,空置率超过了一半。在富都海鲜饭店门前,尽管陆续有车辆停进来,但是空置率也达到了三分之一。在湘港红馆和阿满海鲜酒楼的门前,也只是停着不到十辆车,大量停车位都在闲置。

4日中午,记者来到哈市鸿翔路附近的饭店商圈发现,以前饭店门前车辆爆满、无处停车的情况已经不见了,停车场有大量的停车位闲置着,看上去冷冷清清。

在大连渔人码头饭店里,一张刚刚排好的轮休时间表递到胡经理的手上,拿着这份时间表,胡经理心里十分不平静,她告诉记者,“许多话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”在一进门右侧的茶艺区,胡经理一边泡着茶一边和记者闲聊着,“我们都在积极想办法,但是这种局面已经持续三个月了,因为没有客源,很多服务员都没事做,他们也很焦急。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是老员工,他们在这里工作五六年了,也为企业的发展付出很多,现在饭店每天都处于亏损经营的状况,减少人员开支能够有效地降低成本。我们也不忍心裁员,所以只好采取轮休制,希望尽快度过‘冰冻期’,让大家恢复正常工作。裁员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。”

4日晚,记者来到长江路附近的台北1+1世纪花园采访,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,只有五六伙客人进去吃饭,而且选择的都是大厅内的散座,包房基本上没人。晚上6点正是饭店的就餐高峰,站在玻璃橱窗外,可以看到台北1+1世纪花园的二楼至四楼的三层楼都关着灯,整个楼层都闲置着。在旁边的天地一家饭店,整个停车场只停放着四五辆车,从透明的橱窗向里望去,同样可以看见仅有几间包房有客人,大部分的包房都空置着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由于多家高档饭店不景气,生意惨淡,甚至负债经营,而另一方面,占据重要开支的服务员们却“无所事事”,冰城不少大饭店开始让服务员轮休,有的饭店甚至直接裁员。

湘江路旁的八府宴经理梁鑫同样表示,饭店转型后,同样降低了很多菜的价格,“我们这里以鲁菜和粤菜为主,价格都明显下降,人均消费都不到一百元,比以前消费水平降低了很多。现在到饭店吃饭的客人,也很少去点贵菜,主要以普通的菜为主,加上我们把菜的价格降低,客源比以前多了一些。”

长江路旁的渔人码头是一家连锁的海鲜餐饮企业,总部在大连,这里经营的海鲜都是从大连或者国外空运过来,在三个多月以前食客不断,如今则是食客锐减,一楼的大厅内,一个晚上只有一桌客人前来用餐,而点的菜品也都是价格不高的海鲜。

今年46岁的赵先生是哈市一家私企的老板,热情的他还被同学们送了个绰号“局长”,意思是饭局局长,“我们这圈子里的人基本上每周都要聚一次,大家轮番做东,就是图一个乐子。”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赵先生张罗了好几次聚会都“被迫”取消了,“我们有几个同学都是政府机关公职人员,张罗了好几次,他们都不出来吃饭,都说要避嫌,谁都不想惹麻烦。”赵先生表示,万般无奈之下,他只好取消了同学聚会,前几天他有一个外地同学回哈尔滨探亲,张罗了半天,最后到底是回家里请的客,“不在家里请,大家都不来啊。”

走进鸿翔路,在靠近长江路一侧,首先进入视野的是麻辣百分百和正阳楼——两家非常有特色的大众化的饭店,为了吸引客源,正阳楼在大厅推出赠送开胃粥和养生水果的促销办法。在鸿翔路东侧,除了富都和阿满两家海鲜酒楼外,其他的饭店都已经开始平民化,甚至还有人开起了小资品味的快餐。昔日的一些饭店则变成了银行、时尚宾馆,甚至还有人在鸿翔路两侧开起了洗衣店。

说起开发区的鸿翔路,老哈尔滨人都说那里是“吃喝一条街”,昔日可谓车水马龙、食客如织,如今已不像当年那么辉煌,一路走过去,会发现尽管还会有不少人陆续前来用餐,但是这里已经略显冷清,很多饭店也并非昔日的高档饭店,而都是大家较为熟悉的大众饭店。

4日19时许,在哈市道里区爱建商圈,记者看到,多家高档饭店门前的停车场上车辆寥寥。在尚东海鲜加工坊、外婆居饭店、好彩酒楼等多家饭店门前,记者看到停车场里都有大量闲置车位。

附近一家饭店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,以前每到节假日,是他们最忙的时候,有时候停车场实在没有地方,客人要将车停在几百米外的辅街上。然而最近三个月,开车到饭店吃饭的人明显减少,停车场上几乎每天都会空出很多位置来,顾客想怎么停车都可以,他们只是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。

在华山路旁的多家饭店外,记者同样看到,停车场的空置率很高。在悦海堂饭店门前,偌大的停车场只停放七八辆车,停车场只有一名保安在引导。看见记者离开饭店,这名保安甚至离开停车场,帮着记者打车,“最近一段时间车少,你都能看出来,我们工作比以前轻松多了。”

记者在采访中获悉,随着哈市禁止公款吃喝的禁令再次发布,许多从事招待工作的人明显感觉轻松不少。40岁的马先生是哈市一家企业的办公室主任,因为所在职位的关系,以往需要经常陪领导外出应酬,可是最近几个月,马先生的生活开始回归家庭,“原来每周能回家吃一顿饭就不错了,因为有时候要跟其他合作单位谈判,有时候宴请别人,桌上的人难免会有公职人员。现在公职人员都不出来了,许多饭局也就随之取消了。”马先生表示,他最近这段时间,在家里吃饭的次数明显增多,陪伴家人的时间也多了起来。马先生表示,过去大家都陷入到一种怪圈,觉得不吃饭就不行,对于他来说吃饭都变成了一种负担,现在大家都不出去吃了,工作还得照样干,什么都没耽误,这样也挺好的。

在爱建的外婆居饭店,老板陈国军告诉记者,该店也裁掉了30多人;在4月3日刚刚更名为八府宴(原名紫云)饭店经理梁鑫告诉记者,前一段时间也裁掉了一些员工。

在爱建商圈的好彩酒楼,记者看到一楼大厅里的海鲜鱼缸里,108元一只的珍珠鲍鱼吸附在鱼缸壁上,记者询问服务人员,点鲍鱼的多吗?服务员表示,最近比较少。

在鸿翔路上的台北1+1饭店已经关门大吉,门口贴着通知“搬迁”。采访中,记者获悉,就在4月3日,台北1+1饭店鸿翔路上的这家店与长江路上的世纪花园店撤并了,这不可避免地裁掉一批人,“我们裁员人数不多,还保留了很多服务员,毕竟这么大的饭店,需要继续维持下去,等客流量增加,还需要大量服务员。”

5日19时许,记者沿着长江路和鸿翔路走了一圈,发现昔日饭店内灯火辉煌的景象已经不见。尽管各大饭店门口的霓虹灯散发着璀璨耀眼的光芒,但仔细查看却发现,许多饭店包房里都是熄灯状态。在阿满海鲜酒楼门前,只有一楼二楼的包房亮着灯,三楼四楼的包房全部关灯。在香月潭饭店,靠近鸿翔路一侧的房间也全部关着灯。而在麒源尚品饭店,一共有24个窗口,亮灯的窗口只有6个。

在台北1+1世纪花园,刘敏波总监告诉记者,现在很少有人点高档菜,饭店已经取消了一些价位较高的菜,降低了部分菜的价格,“现在一桌客人在我们这里消费,也就三五百元钱,最少的一桌客人才吃了160元钱,就点了几盘菜和主食,根本不点贵菜。”

在道里区爱建商圈的好彩酒楼里,门口的服务员正在闲聊,记者表示要预订包房,一位服务员拿过来预订单查看,记者看到在一大篇的预订单上,只有几桌的客人,其余都是空白。在旁边的外婆居饭店里,记者看到预订单上只有五个包房被预订,记者在四楼、五楼转了一圈,走廊里十分安静,许多包房都空置着。

随后记者来到这几家饭店的后门,发现后门辅街上也只有寥寥的几辆车,一位刚刚将车停在这里的居民告诉记者,他是对面锦园小区的居民,“这两三个月,附近这些饭店的生意明显不好,来停车的人都少了。我们小区是封闭小区,车辆不让进院,以往我们下班回来的时候,小区周边的街道上都停满了到附近饭店吃饭的车辆,我们的车都没地方停,有的时候都得停到一公里外的地方。春节前开始到现在,我几乎每天晚上回来都能在路边找到停车的地方。”